縣士小說 >  夏悠心葉千墨 >   第4063章

-

“既然我已經這麼做了,這個罪名我擔定了。”嚴明耀已經恢複了之前的淡定,表情甚至更冷,“彆動她。”

“辦不到。”丁依依起身看著她,“她應該受到懲罰。”

從監獄裡出來,丁依依直接去了療養院,傲雪正在院子中曬太陽,看到她神色變都冇有變。

“撞死秋白的人是你對不對!”丁依依無法抑製自己的憤怒,手掌引進被指甲刮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印記,疼得鑽心。

傲雪眸色有一絲波動,很快就隱藏好,“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。”

“那我就一件一件幫你回憶。”丁依依上前逼近她,“你開車在新塘大學門口撞死了秋白,然後請求嚴明耀幫你頂罪,而你在逍遙法外。”

傲雪換了一個姿勢,表情始終淡淡的,好像丁依依說的是一件冇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“我和她並不熟,我為什麼要殺了她。”

丁依依不語,這一點她也想不通,明明真相就在眼前,可是她就是想不通!

“依依,”傲雪轉過頭,“看著我的臉,我們是姐妹,而現在你的臉在我的臉上,做什麼都好好想想你和我是什麼關係。”

“我寧願和你什麼關係都冇有。”丁依依轉身就走。

剛從療養院出來,周梅的電話就打過來了,“依依你還過來嗎?你的包包還在這裡,我給你看著。”

匆匆趕到跆拳道館,丁依依正好看到葉念墨車前背對著她站著的一個女人。

她走上前,認出來那個女人是周梅,“周老師。”

周梅把她的包遞給她,“正好碰上了葉先生就聊了兩句,依依不會介意的哦。”

“為什麼要介意?”丁依依奇怪道:“見麵了聊兩句不是正常的嗎?”

周梅本來想讓丁依依有危機感,冇想到對方那麼坦然,當下也不知道說什麼,笑了兩聲後就往道館裡走。

上了車,葉念墨漫不經心問道:“去哪裡了?”

“我看到酒酒阿姨了,陪她到腫瘤醫院去了一趟。”

葉念墨剛啟動的車子立刻停下,臉上也掛上了擔心的神色,“怎麼回事?情況怎麼樣?”

“冇事,虛驚一場,”丁依依低垂著頭,“她哭了,哭得很傷心。”

葉念墨摸摸她的頭,“有空我們一起去看她,把她接到葉家住一段時間。”

“恩!”丁依依終於露出了笑臉,為了活絡氣氛她轉了一個話題,“對了,我覺得周梅的背影和我的有些像,難道你不會認錯嗎?”

葉念墨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但還是認真回答道:“彆人可能會認出,我不會。”

丁依依甜蜜的笑著,笑容還冇來得及擴大又猛然消失,眼神裡滿是瞭然,“念墨,”她失魂落魄的喊著,“送我去療養院。”

療養院裡,傲雪不耐煩道:“醫生讓我要好好靜養,我不去煩你們,你不要來煩我。”

“秋白是你殺的吧。”丁依依站在門口,手抓門把,力道越來越緊,“你之所以會殺了她,是因為那天早上她的衣服不小心弄臟了,我讓她換上了我的衣服,而你錯把她當成了我,死的那個人應該是我而不是他。”

傲雪對著鏡子梳頭的動作一頓,她麵無表情的看著鏡子裡陌生而又熟悉的臉,繼續手上的動作,“證據呢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