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玄子應該算是比較容易找的人了,當他來到這兒的時候,忍不住打量了一下林知宜。

“這渡劫之後的人就是不一樣,看上去靈力爆棚,實力暴增啊。”

“行了行了,跟我你就不要說這些客套話了。”林知宜有話直說,“我今天找你過來,就是想知道季琰之的訊息,你有冇有打聽到,他死後,有冇有出現在......”

“冇有。”

她忍不住皺了皺眉,“這麼肯定?”

“對,就是冇有。”夏玄子無奈地說,“之前我就已經幫你查過了,要是有訊息的話早就告訴你了,哪還能等到現在?”

林知宜頓時滿意地點了點頭,“不愧是好兄弟,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忘了我的。”

不過,說完這句話之後,還是有些惆悵。

“怎麼,還冇有季琰之的訊息?”

“嗯,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哪兒。”林知宜嘟噥著。

夏玄子突然想到了什麼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“你有什麼話還不直說?”林知宜反問。

“你應該知道,如果是渡劫的話,在渡劫之後,不一定會立馬現出原身,有......很多種可能的。”

“我倒是也聽說過,不過那種情況很少。”

“但是也出現過,渡劫之後,有可能會繼續投胎為人,也有可能會在過了很多年之後,才恢複真身。”

聽到這話,林知宜頓時沉默了。

她不是不知道,隻是一直以來都不願意往這個方麵想。

但是現在,夏玄子還是將自己拉進了現實。

“彆太著急,這一世他已經平安度過了,不管怎麼樣,他肯定都冇有魂飛魄散,隻是,尋找他需要一些時間而已。”

“對,需要一些時間。”

林知宜說著,既像是在回答他,也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
不過很快,她就得到了穹玉仙君的訊息。

而且她這次一來就說已經找到了奉月仙君,林知宜立馬馬不停蹄地跟著她去見了。

好巧不巧,奉月仙君就在臨城,這難免讓林知宜想得更多了。

當她們找到人的時候,是在一個演唱會現場,聽上去,是唱的搖滾,不過林知宜向來對這些都不怎麼關注。

看到那個背影時,她不禁愣了一下。

像,很像。

兩人直接走過去,但就在這個時候,演唱會開始了,眾人瞬間瘋狂起來,就連奉月仙君也是,又吼又叫的。

穹玉仙君回想了一下,擰著眉頭問:“你確定,他就是你要找的人?”

“這人跟那崑崙的小仙子說的......完全不同啊。”林知宜喃喃道,“這不是挺活潑的嗎,怎麼就清高了......”

“就是啊,而且你看上的那個人,也不符合這個現場的氣質啊。”

她點了點頭,她從來冇有見季琰之聽這種類型的音樂,更不會這麼瘋狂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突然有一道金光飄進了奉月仙君的耳中。

他頓時停了下來,從人群中鑽了出去。

他這副反差的樣子也讓兩人注意到了,她們連忙跟上。

“原來,他來這兒是執行任務的,並不是不務正業。”林知宜小聲地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