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舒漾警惕性的用力關上了窗戶,還特地上了保險,她的眼神凝重,這場大雨勢必不可以逃過去。

雨終於落下,屋裡的泛黃的燈泡彷彿能給她帶來一點溫暖和安全感。

淅淅瀝瀝的雨聲打在屋頂上,重重地敲擊著瓦片,四周瀰漫沉寂,隻有跳動的雨珠在不斷的跳動。

雖然舒漾的屋子很破,可好歹是瓦片屋,在偌大的西嶺村,除去大部分的人用的都是瓦片屋之外,還有一部分人用的是土屋。

那種雜草和土一起蓋的屋子,恐怕一場雨之後,那些屋子就會被洗成泥水。

一道道閃電一陣陣雷聲,大雨傾盆而下,從房簷上流下來的水已經聚整合了密集的水珠不斷地掉落。

巨大的閃亮照亮整個世界,雨下的更大了。

“轟隆”

一聲巨大的雷聲讓舒漾心中一“咯噔”,她猛地瞪大眼睛,儘管早就準備,可還是讓她心生恐懼。

閃電折射出的光亮透過窗戶,把破屋裡的場景照的一清二楚。

她用被子裹緊了身體,想要對抗這如噩夢一般的暴雨。

可是令舒漾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破屋應該是安全的出去有些潮濕之外,不外乎有蟲蟻老鼠出現。

可一滴水打在了舒漾頭頂,那涼意將她刺的一機靈。

緊接著,第二滴水打在了舒漾的鼻子上,第三滴水打在了舒漾的手上。

破屋漏水了。

“漏水了。”她看著房梁之上,泛黃的燈光下,舒漾看到了連綿成線的水滴。

舒漾摸了摸臉上的水漬,趕緊把被子抬起來,又把被子全收到了另一邊,確保冇有被褥被淋到。

她慢慢地將店在褥子下麵的破竹蓆捲起來,又趕緊從門旁把盆拿過來放在了漏水的地方,水珠地衣在盆裡的聲音很大,濺起了水花。

舒漾又從一邊拿過一條濕毛巾墊在盆地,這纔好多了。

可惜,這破屋年久失修,又碰上這麼大的雨,怎麼可能隻有這一處破損,在舒漾剛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一滴雨水再一次地落在她的臉上,冷冰冰的。

她的心情如掉進了冰窟窿裡一般,她明白謝長遠是想要對付她,可萬一這屋子真塌了,他竟真敢鬨出人命?

舒漾連忙又從屋裡去找能夠接雨水的東西,可是找了幾個,也冇有漏雨的地方多。

破屋裡就像水簾洞一樣,舒漾連忙把手機拿過來,不能被雨水打濕。

雨水從床邊落下,破屋的地有一個大裂縫,雨水往裂縫裡灌。

她依靠在牆壁上,這牆彷彿是最後的防線。

牆的那頭電閃雷鳴狂風大作傾盆大雨,無論是哪一樣都能要了人的性命。

這一刻她彷彿回到了被綁匪綁在山上的時候,同樣是暴雨打在身上,冰涼襲擊。

舒漾盤腿坐著,她用一個毛毯蓋住了自己的雙腿。

她的世界裡隻剩下了冰冷,甚至舒漾已經想好了一整夜不睡來對抗這種嚴寒。

可是,在漫長的等待中,雨水就成為了助眠的有力武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