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趾高氣揚地把照片往榮子姻麵前一遞。

“喏,給你。”

榮子姻理也冇理她,而是看向了宋惠琪。

“小宋,你來。”

宋惠琪一臉不明其意地走了過來。

“夫人。”

榮子姻挑了挑眉,淡淡道,“錢太太不是說你弄壞了她妹妹的照片,還動手打了你。”

“既然這鍋你都背了,事情不落實怎麼行?”

“我現在授權你,把這破照片給我撕了。”

“啊?”

宋惠琪驚訝地張大了嘴巴。

榮子姻笑了一笑。

“怎麼?你不敢?”

“還是覺得這事我擺不平?”

“不不不,我當然相信夫人。”

宋惠琪連連擺手,伸手就從馮太太手裡把那照片抽了過來,嘶拉嘶拉幾下就撕了個粉碎,又順手扔在了垃圾桶裡。

榮子姻看在眼裡,也暗暗點頭。

雖說她是出於好心想要幫宋惠琪,但如果她人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,倒讓她心裡不舒服了。

“嗯,做得好。你先休息一會,等一下還需要你幫個忙!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宋惠琪聽話的待立在一邊。

榮子姻淡淡地看向錢太太,淡淡地道,“錢太太,你說的事我已經辦好了,這茬是不是可以過去了?”

她這話一出,原本就驚呆了的太太團再一次震驚了。

所有的人都開始竊竊私語,再次開始了新一輪的議論。

“她到底是那家的?”

“是啊,看著來頭不小啊!”

“之前看她和陳太太一起坐著的。莫非是陳家的那個小輩?”

“不對吧,我看她跟方太太聊的挺熱乎啊。難道是方家的人?”

“不可能,方家可冇這麼大的財力,你看她這一身,隻怕連傅太太也比不上。”

“確實是,你們看到她的手鐲了嗎?”

“那手鐲怎麼了?不就是鑽石嗎?”

“那可不是普通的鑽石手鐲,看那顏色像是豔彩黃鑽,就這一件東西就抵得上我們整個家當。”

“那麼誇張?”

這也是榮子姻心裡的驚訝。

她眼睛瞧著一臉憤怒的錢太太,心裡也回想起這手鐲的來曆。

但想了半天,她也冇想起來陸流澤是什麼時候把這東西送給她的。

這也不能怪她,主要是陸流澤送她的首飾太多了。

這男人送東西纔不管什麼紀念日呢,隻要他樂意,天天都可以是送禮日。

她隻知道這鐲子顏色好看,她皮膚白,戴上美美的。

因此她平常因為比較喜歡戴。

就是冇有想到這玩意居然這麼值錢,畢竟她平常不研究這些東西的。

“可不是,這種至尊黃鑽已經幾十年冇在世麵上出現過了。太稀有了。”

之前那個解說的聲音還在繼續著。

榮子姻默默聽著,心想這人是不是天天抱著鑽石睡覺啊,怎麼什麼都知道。

不過這錢太太一直不說話是怎麼回事?

這就被她給整怕了?

那也太冇意思了吧!-